<code id="m6giu"><nav id="m6giu"></nav></code>
  • <bdo id="m6giu"><samp id="m6giu"></samp></bdo>
    >教育>>正文

    专家评论: 减负并非“害了孩子, 肥了教辅, 误了国家”

    原标题:专家评论: 减负并非“害了孩子, 肥了教辅, 误了国家”

    图源/视觉中国

    “减负”是近几年大力推行的教育政策之一。但随着政府推行“减负?#34180;?#27835;理课外培训机构?#20013;?#21457;力,教育界内外的质疑之声不绝,为应试教育辩护的声音也迭出。

    此外,一些国外案例被不断引证,日本“宽松教育”的失败和西?#20581;?#24555;乐教育”的所谓骗局,成为中国不能减负的“前车之鉴?#34180;?#25945;育的真相与价值在自?#25945;?#30340;操弄中被极大地混淆,制造着家长的焦虑。

    要为减负和素质教育辩护,首先需要澄清关于西?#20581;?#24555;乐教育”和日本“宽松教育”的真相,拨乱反正,以正视听。

    作者:杨东平,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本文来源 :公众号“教育思想网?#20445;↖D: eduthought)。如果您?#19981;?#34013;橡树的文章,请记得要把我们“设为星标”哦!

    ........................................

    欧美国家的“快乐教育”是骗局吗?

    关于西方教育最为蛊惑人心的奇谈怪论,就是“快乐教育”是西方国家糊弄底层人民的骗局,所?#20581;?#24213;层快乐教育,中层素质教育,高层应试教育?#34180;?#22768;称底层民众的学校实行低质量的快乐教育,培养劳动者;中产阶级子女的学校实行素质教育,而上层社会子女的精英学校,实行严格的应试教育,刻苦训练,以培养社会的?#25345;?#32773;。

    如按此说,中国的老百姓应当庆幸不已,我们都在享受最高端的教育了!

    讨论学业负担和评价教育质量,要有两个基本的区分。

    1、首先,是义务教育还是高中教育

    减负优先关注的是义务教育阶段、尤其是小学生的生存状态。由于高中教育直接面?#28304;?#23398;升学,教育竞争最为激烈,各国概莫能外。

    即使在美国,非哈佛、耶鲁不上的也是一个很小的群体,(其中华人占相当比例),并不能代表高中学生的基本面貌。许多公办州立大学的水平也很高,对本地居民收费优惠,是他们的首选。

    2、其次,关于教育分层

    所有国家都存在着社会学意义上的社会分层与教育分层。教育公共政策的目标,无不是致力于弥合和减少这种差距。

    由于美国多种族和移民社会的特征,学校经费来自房地产税,使得不同社区的学校教育质量差异极大。

    许多城市中心以少数族裔学生为主的中小学,巩固率、毕业率很低,校园风气松弛,学业成就不达标。?#27426;?#36825;并非是针对特定人群、具有特定目标的教育模式,只是不合格学校和教育的失败。

    类似地,中国偏僻的西部农村和少数民族地区,也?#34892;?#22810;基本不开音体美、学业成就不达标的学校。同样,它并不是针对贫困地区的独立的教育模式。而私立学校和公立学校的教育哲学和教育模式其实是一致的,只不过由于资源和师资的差异,在实现的程度上不同,比如前者会组织学生去国外游学后者只是在国内等。

    事实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义务教育,无论欧美还是亚洲国家,主流的价值观和教学模式,都是以儿童为中?#27169;?#37325;视保护儿童的身心健康等。这种教育,名之为“快乐教育”并不严谨,似乎是只顾玩乐的放任教育。实际上,这是一种自由宽松、自然生长的教育。

    中小学生近视比?#35797;?#39640;

    丹麦的教师告诉我们,在幼儿园和小学是没有竞争概念的,学生需要学习的只是接纳、合作、感恩等等。一位五年级学生的家庭作业,是读20?#31181;?#35838;外书。初中最重要的任务是帮助学生顺利度过青春期,学生在九年级之前没有考试。

    在英国小学从教的上海教师发现,他们并非?#21051;?#24067;置作业,有时每周才做一次作业,而且学生似乎愿意交就交,没有交也没人催。

    参观过美国学校的老师发现,课堂上老师和学生都显得不紧不慢,教学设计也比较传统和单一,以讨论、交流、书写等?#26041;?#20026;主,没有想象中的高效和新潮。

    一位美国老师介绍,美国的小学、初中其实没有真正开始学习,真正有挑战性和竞争性的学?#25353;?#39640;中开始。美国基础教育的精华是?#21051;?#19979;午课后围绕体育、艺术、社会实践而开展的丰富多彩的活动。

    英国顶尖的私立学校伊顿公学,下午时间学生全部在在运动场上。对体育的高度重视和推崇是覆盖欧美各类学校的,它似乎是更符合儿童天性、因而具有深刻教育意义的教育行为。

    有人认为,由于中国人口众多,升学和就业竞争激烈,因而难以实行“快乐教育?#20445;?#21482;?#34892;?#22269;寡民、高福利的北欧国家才能做?#20581;?#20854;实,北欧五国总人口达2200多万,人口也不太少了。8300万人口的德国,中小学实行半天上课,下午组织学生去参观美术馆、博物馆、踢球、看电影,或者到野外散?#20581;?

    可见,这种自由宽松的教育在绝大多数国家是基本?#36136;担?#26082;非小国寡民才能够享受,也不是阶级分层的骗局。

    近年来,由于新技术革命的刺激,重视培养创新能力和社会适应能力的教育?#27597;?#27491;在加速,都是在继续解构课堂中心、考试和?#36136;?#33267;上的传统模式。

    东亚国家与中国相似,具有重视考试和?#36136;?#26395;子成龙的儒教文化传统。但是,这一陈旧传统也正处在巨变之中。PISA2009测试的数据显示,日本、韩国、台湾地区学生的学习时间和竞争强度均已大幅低于上海。上海学生每周校外学习时间平均为17小时左右,?#23545;?#39640;于OECD的平均值7.8小时。

    韩国的教育?#27597;?#26159;个典型。多年来,韩国教育的哲学观和价值观是“发展教育?#20445;?#23601;是培养能为国家做?#27605;?#30340;杰出人才,国家和社会对拥有优秀学历的学校、学生优先分配资源,学生、父母、老师和地方团体?#32426;度?#21040;学历竞争和成绩竞争中。它在推进教育?#21344;?#21644;经济发展的同时,也收获教育异化的苦果——

    考试成绩竞争,破坏了全面素质教育理念;炽烈的课外培训,给国民造成极大经济负担。据韩国SBS新闻报道,在OECD成员国中韩国学生的幸福感最低,学?#25226;?#21147;最大,自杀率也是最高的。这样的教育会被看成失败的教育。

    进入2000年,?#28304;?#26032;和人性的创意为目标的人性教育政策成为韩国的主流观点,从而脱出“发展教育”的窠臼,它被定名为“幸福教育?#34180;?#23454;施“幸福教育”的抓?#36136;恰?#33258;由学期”制度,即在初一、初二学年选择一个学期,取消期中和期末考试,实施灵活弹性的教育课程,开展多样化的体验活动。至2016年,韩国的3204所初中已经全部实施自由学期制,学生的幸福感明显提升。

    日本的“宽松教育”告诉我们什么?

    亚洲国家中,日本“宽松教育”的变革成为关注的热点。对其历史和事实的深入揭示,比我们在?#25945;?#20449;息中看到的要深刻得多。

    “宽松教育”的提出,是日本针对六七十年代基础教育的“畸形化?#20445;?#23545;?#29616;?#30340;“填鸭式教育?#21271;?#31471;的矫正和反拨。其中以1998年修改的《学习指?#23478;?#39046;》的下调幅度最大——实行“一周5日制?#20445;?#24182;将学习内容减少了约3成,上?#38382;?#38388;减少了约1成。对“宽松教育”的批评主要集中在这次修订中减少的教学内容过多,引致社会舆论对学力下降的担忧。

    图1 日本两种不同教育的价值观和特征

    这一担?#19988;?#20026;2003年和2006年日本两次PISA测试的成绩下?#25285;?#24418;成所谓的“PISA震惊”而坐实,导致“去宽松教育”的政策调整。2008年新一轮《学习指?#23478;?#39046;》的修订,小学增加了278个?#38382;保?#21021;中增加了105个?#38382;保?#20854;余内容包括削减综合性学习时间,?#29616;?#21021;中的选修科目等。

    图2 日本中小学?#38382;北?#21270;

    其实,“宽松教育”导致学力下降的事实是并不真实的。因为1998年制定的《学习指?#23478;?#39046;》,到2002年才正式实施,参加PISA 2003和PISA 2006测试的学生只是在小学?#35859;?#21463;过1年或4年的“宽松教育?#34180;?/span>

    PISA2009测试日本成绩回升,被?#28216;?#21435;宽松教育”的?#23578;АH欢?#27491;是参加2009年测试的15岁学生在基础教育阶?#35859;?#21463;了完整的“宽松教育?#20445;?#32422;为1994 年出生,2001年上小学,2007年上初中),可见舆论与事实之间的差距之大。

    “宽松教育”在日本是个已经过时、不被关注的话题,只是在中国被重新“爆?#30784;薄?#22240;而,真正重要的问题是我们能够从中汲取什么?

    1、 “宽松教育”是社会经济逻辑的产物,而非教育自身的选择

    宽松教育的提出是适应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的教育转型,随着经济高速增长期结束,日?#23616;?#36896;?#20302;?#31227;,经济界认为适应未来社会发展的需要,应当培养具有生存能力、思考力、创新能力的人才。

    1978年,文部科学省提出“精选教育内容,旨在实现学生过上宽裕而又充实的学校生活的目标?#34180;?/span>由于“宽松教育”政策的制定首先并非出自对儿童的考虑,而是为解决社会经济发展问题的决策,这一动机和价值观本身就有问题。

    反过来,社会对“宽松教育”的担忧、对“宽松一代”的批评,在某种程度?#29616;?#35201;是社会情绪的表达,而非来自教育自身的评价。

    在日本经济泡沫破裂后,全社会?#33268;?#30528;不安情绪,“宽松教育”于是成为替罪羊。日本学者认为,重要的问题并不是儿童学力下?#25285;?#32780;是需要关注教育背后社会的巨大变化,关注日本社会与新世界整体上的不适应。诸如对“宽松一代”的低评价,他们在行为举止、思想观念上不像老派日本人那样守规矩,懂礼貌和勤奋,比较崇尚自由和个性化,加之“少子化”和“低欲望社会”的?#36136;担?#31038;会如何面对和适应,是超越教育的重大挑?#20581;?/span>

    2、不应过于看重PISA这种一次性的纸笔测试

    导致2003、2006年日本PISA成绩下降的原因之一,是参测国家和地区增加,同属“第一梯队”的台湾、韩国、香港等地参与,日本的名次相对下降。而真正完整接受宽松教育的“宽松一代”参加的2009年测试,成绩却大幅回升。可见一次性纸笔测试作为教育评价的确定性是可以质疑的。

    同样,在2015年的PISA测试中,新加?#26053;?#21015;第一,日本第二,而中国队成绩大幅下滑,总体排名第10。因为这一届的中国联队由?#26412;?#19978;海、江苏、广东四地组成,尽管仍然是国内教育最发达的地区,但显然与单纯由上海队代表不同。如果国内参测的省份更多,相信成绩下滑会更为显著。?#28304;?#20063;不必过度反应。但在PISA2015测试中呈现的其它问题尤其是教育公平问题,却是应当高度重视的。

    3、关注教育政策的综合影响,尤其是教育公平

    与国内自?#25945;?#35748;为日本“宽松教育”大方向错了,正在重新走向“应试教育”不同,日本学者认为日本教育培养生存力、创造力、深度学习等理念与价值观并没有变化。需要?#27492;?#30340;是目标和手段不相符的问题——培养独立思考能力并非?#32771;?#21333;减少机械学习内容就可以实现,还需要配套的课程与教学方法,这方面显然没有跟上。

    更为重要的?#27492;跡?#26159;“宽松教育”本应为学生、教师、家长松绑。但实际并不宽松。由于社会的竞争态势依旧存在,有升学压力的学生将战场从公立学校转向私立学校和校外补习机构,从而扩大了公立学校与私立学校之间的差距。因此扩大了学力的阶层差距。这一问题在中国也存在,而且情况尤为?#29616;亍?/span>

    关于教育公平,有三个重要指标

    对同一件事情,出现完全不同的批评和评价,既是由于资讯的不?#26082;?#21644;真相的缺失,也来自不同的教育价值观。重要的是,首先需要建立?#27597;?#20849;识、理想共识,是形成正确的价值观,回答应试教育究竟是否“政治正确?#20445;?减负真的是减错了吗,是害了孩子、误了国家吗?

    对应试教育最强有力的辩护,是视它为保障教育公?#20581;?#23506;门子弟上升的不二法门,是一种虽不完美、但“最不坏”的制度。但是,这是需要证明和检验的。PISA2015对各国教育公平的评价,提供了权威的实证数据。

    在PISA看来,教育公平不仅意味着教育资源、机会的平等,更要进一步地评价教育在多大程度可以减少因社会经济地位的差异而带来的不公平,从而让不同家庭背景、不同阶层的孩子能够获得同等的成长。PISA2015测试报告中,有3个关于教育公平的重要指标。

    1、社会经济地位差异指数

    通过评价学生的学习能力、学习意?#36127;?#23398;习动力,看各阶层孩子的差异,形成社会经济地位差异指数,数值越大表示越不公?#20581;?#36825;一指数世界平均值是12.9,中国大陆是18.5,美国是11.4,香港是4.9,澳门是1.7。

    2、学生社会经济地位?#36136;?#24046;

    指的是由于学生社会地位的不同而导致的?#36136;?#24046;异。研究者把学生分为五个不同级别,计算每跨越一个等级,会对成绩产生多大的影响。世界平均值是38分,中国大陆为40,美国是33,香港是19,澳门是12。

    3、学校社会经济地位?#36136;?#24046;

    把测试学校根据其社会经济地位划分为三个等级,计算不同等级间的?#36136;?#24046;距3。从第一等级到第三等级,学校间的?#36136;?#24046;异世界平均值为104分,中国大陆是156,美国是91,香港是79,澳门是20。

    可见,无论学生个体还是学校,中国大陆教育的公平状况显著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反映的是在高度竞争的应试教育体制下导致的学校差距和阶层差距。考虑到参与此次PISA测试的是中国大陆经济最发达的?#27597;?#22320;区(上海、?#26412;?#24191;州和江苏省),不难推测实际的情况比数据显示的要更?#29616;亍?/span>

    从数据看,即便是中国一线城?#26657;?#25945;育公平状况都无法与日本、韩国相比。许多竞争论者的价值偏差是只?#24179;?#25945;育绩效,而无教育公平的关?#22330;?/span>所以,我们需要进一?#25945;?#31350;的是,何以日本的基础教育比我们更为公平?

    同样位居PISA成绩第一梯队,?#20381;肌?#26085;本、韩国学生的学业负担远低于中国,?#24471;?#20013;国学生“拼时间拼命”的应试模式学习效率相当低。所以,我们还需要探究,何以日本的基础教育比我们更为高效?

    日本理科教?#27169;?#24456;薄

    精英主义,还是大众主义?

    为应试教育辩护的另一理据,是认为严格的知识教育和考试训?#32933;?#22269;家竞争、培养优秀人才的必经之路。将基础教育纳入极其狭窄的学术性的竞争轨道,以培养科学家、拔尖人才为目标,将教育?#28216;?#22269;家竞争的工具,体现的是一种国家功利主义和精英主义的价值观。

    任何国家的教育都具有选拔、筛选的功能,造就一批具有高度创造力的优异人才和未来社会的领袖人才。问题是究竟是在更广泛地?#21344;?#25945;育的基础上,以及在宽松、自由的文化土壤中使他们自然生长;还是如举国体制的竞技体育那样,严格训练、层层筛选,为了筛选出少数“尖子?#20445;?#35753;大多数人为之“陪绑”并成为教育的失败者?

    关于拔尖人才培养的实效。有人说,我们培养?#21040;?#20154;才是不太成功,但我们不是培养出了大批训练有素的专门人才,支撑了中国的现代化事业吗?我想问的是,培养各类专门人才、应用人才,真的需要花那么长的时间,付出牺牲身心健康、童年和青春这样昂贵的代价吗?

    应试竞争正在成为一场不断升级加码的“军备竞赛?#20445;?#23558;每个家庭、每个儿童?#32426;度?#26080;法选择、无法逃遁的单一轨道。因此,应试教育真正?#29616;?#30340;问题,也许还不是拔尖人才或专门人才的培养,而是贻误了面向大多数人的国民基本素养的教育。教育最为?#23616;?#30340;功能被虚置架空,令人触目惊心的国民素养低下和道德滑坡的?#36136;?#38543;处可见,就不奇怪了。

    任何国家国民教育的基本价值和功能,必定是面向大多数学生,培养未来社会的合格公民。一个民族的基本素质,健康、文明、有文化、有教养,才是国家进步的基础,这种国民素养是无法如精英人才那样可以花钱引进的。

    以国家竞争和培养拔尖人才为旨,是在上个世纪50年代为快速实现工业化构建的教育制度,在中小学层层建立“重点学校”以选拔尖子。它所造就的等级化的学校制度,智育至上、考试至上、唯?#36136;?#30340;教育评价,终于在90年代之后酿成应试教育之大观,成为伤害一代又一代儿童、貌似不可战胜的?#36136;蕖?/span>

    21世纪已经过去18年了,在不久的将来,人工智能将会达到发展的“奇点?#34180;?#20170;天在学校的少年儿童在走上社会时,我们熟悉的许多职业和工作技能将会消失。因此,全世界的教育都在换赛场、换频道,开辟面向未来的教育创新之路。而我们还在讨论是否应当减负、应试教育是否“政治正确?#20445;?#35753;人情何以堪!

    有人会说,谁不愿意让孩子轻松、健康,但是没有办法,应试教育改变不了啊!

    如果因为在黑暗中待得太久了,我们不仅习惯了黑暗甚至转而讴歌黑?#25285;?#27515;抱着应试教育不放,不?#20960;母錚?#19981;敢?#27597;錚?#29978;至认为这就是最好的教育,减负就会误国害民。那么,我们就只能永远原地踏步,在应试教育的泥潭中?#36739;?#36234;深。

    意犹未尽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25945;ǎ?#25628;狐仅提供信息存储?#21344;?#26381;务。
    阅读 ()
    ?#31471;?/a>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来彩彩票
    <code id="m6giu"><nav id="m6giu"></nav></code>
  • <bdo id="m6giu"><samp id="m6giu"></samp></bdo>
    <code id="m6giu"><nav id="m6giu"></nav></code>
  • <bdo id="m6giu"><samp id="m6giu"></samp></bdo>